您当前的位置:小锡剧《我的地盘我做主》
回到首页
小锡剧《我的地盘我做主》
发布日期:2019-03-27    浏览数:  
 

人物:黄局长 男 某市城市执法行政管理局长

腊 梅 女 某村村民

时间:现代

地点:农村

(大幕在音乐声中徐徐拉开)

腊梅:(扛着长木凳子、铁链、钢钎、榔头、铁锁上场)

(唱)听说城里来了大领导,

一夜未困盘算好。

趁着镇上修大桥,

屋后设卡挡他道。

我的地盘我做主,

出出恶气在今朝。

(将长木凳子横在大路中间,把钢钎钉在地上,然后拉起铁链将这些都锁在一起,站起身,看看远方)哟!我这里刚刚锁好了,那里的车子就到了,啊呀,要是别人家的私家车怎么办呢?嗯,不要为难普通老百姓(拿出一本农业技术杂志,坐在凳子上,若无其事看着)

(内声:小汽车喇叭响了几下,又响了几下)

黄局长:(上)喂!我说这位同志,请你把这凳子移动一下好吗?

腊 梅:(像没有听见)

黄局长:(纳闷,自言自语)不会是个哑巴吧?(转过身,礼貌地比划着清腊梅到旁边去看书的动作)

腊 梅:(动身走到另一边)

黄局长:(去搬凳子,结果见有铁链锁着)这是谁干的?!知不知道在大路上私自设卡是违法的啊?

腊 梅:你这个人吵啥呀吵?我家屋后头,是公路吗?

黄局长:(吓了一跳)啊?原来不是哑巴,呵呵,我说同志,公路那边正在修桥,他们叫我从这里绕过去。

腊 梅:噢!那么说这里就不是公路了啰?

黄局长:不管什么路,都不允许私自设卡的。

腊 梅:是吗?

黄局长:是的!

腊 梅:不允许的事情多着呢,允许随便抢人家的东西吗?

黄局长:(莫名其妙)不,不允许啊!

腊 梅:那……允许随便抓人吗?

黄局长:更不允许啊!

腊 梅:本来嘛……(突然发觉不是发泄的对象)这车子是你的?

黄局长:是我的啊。

腊 梅:是你的私家车?

黄局长:是的啊。

腊 梅:(拿出钥匙准备开锁)你从哪里来的啊?

黄局长:从城里来的。

腊 梅:我知道你是从城里来的,我问是哪个单位?

黄局长:哦,是城管局。

腊 梅:什么局?

黄局长:城管局。

腊 梅:好啊!

(唱)一听冤家对头碰,

登时火冒三千丈。

一年前进城卖西瓜,

大盖帽赶得我东躲西藏。

老公抗争坐板房,

一车西瓜全烂光。

我曾申诉无数趟,

至今不曾见天亮。

正当怨气没处发,

他自己撞到我枪口上。

(见黄局长在抽烟,借题发挥)啊呀,这里能抽烟吗?你没有长眼睛吗?你不看看在到处是草堆,来年我们村上多少户人家长大棚蘑菇还要靠它呢!

黄局长:(急忙道歉)哦,对不起,对不起,我熄掉,我熄掉就是了。

腊 梅:哼,对不起就有用啦?罚款两百!

黄局长:啥?要这么多?这是哪家的规矩?

腊 梅:你在我家的屋后,当然是我家的规矩。

黄局长:这个规矩未免也太……

腊 梅:太啥?我的地盘我做主!

黄局长:(指指地上)我香烟已经熄掉了。

腊 梅:好啊!你随地乱扔烟头再加罚两百,一共四百!

黄局长:(好笑)哈哈,你这是罚款吗?你这是在抢钱。

腊 梅:抢钱抢西瓜差不多。

黄局长:什么乱七八糟的啊?

(唱)这样的妇女真少见,

莫名其妙就翻脸。

腊 梅:(接唱)叫你先尝我辣蛋,

好戏还在后头演。

黄局长:(夹白)算了。

(接唱)息事宁人少纠缠,

送她十块买路钱。

(掏出十元钱)家里头有困难可以向政府申请补助,你这样做是违法的,喏,请你把锁打开吧!(递钱)

腊 梅:呸!你把我当叫花子啊?

黄局长:你想要多少啊?

腊 梅:(提高嗓门)市场价一千块!

黄局长:(大惊)啊?

(唱)村民做事没头脑,

无法无天瞎胡闹。

腊 梅:(接唱)总共一千四百块,

一分铜钱也不能少。

黄局长:(接唱)我问你,此卡可是你村里设,

还是你自己个人瞎胡搞?

腊 梅:(接唱)我的地盘我做主,

废话少说掏钞票。

黄局长:(接唱)车匪路霸要打击,

违法乱纪不轻饶。

腊 梅:(接唱)我照着葫芦画水瓢,

跟着城管学霸道。

黄局长:(接唱)锣鼓听声话听音,

她夹抢夹棒有蹊跷。

我今朝下乡做调研,

眼前这课题有门道。

顺藤摸瓜探究竟,

也许是一手好材料。

(折过身)大姐——

腊 梅:(怪里怪气地)哎——想过去是不?叫得再亲热也没有用,除非是你们局长亲自来向我赔礼道歉磕响头,否则天皇老子来都休想从此开过去!

黄局长:呵呵,我暂时还不着急走,你刚才讲跟着城管学霸道是啥个意思啊?

腊 梅:(白了一眼)难道我说错了?

黄局长:哦?

腊 梅:不是霸道是强盗。

黄局长:啊?!

腊 梅:不要掩着聪明装糊涂,说不定你也有份,你们的人可以随便抢东西随便抓人,这同电视剧里的土匪有什么两样?我家老公张三宝是个三棒槌打不出一个屁来的老实人,自从去年被拘留以后,在村里就抬不起头来,大病了一场,到现在还没有好呢……(哭)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,我们农民到城里就卖了那么两回西瓜,就犯了王法了啊?

黄局长:呀!

(唱)事情一切都明了,

她丈夫名叫张三宝。

早想抽空去解决,

一拖再拖到今朝。

怪我群众意识变淡薄,

怪我群众工作不地道,

有心上前去道歉,

只怕她耍泼耍蛮又耍刁。

身份还是不能说,

雨过天晴自然好。

(白)大姐,我是城管局一个普通驾驶员,你丈夫张三宝的事情,我听说马上就要解决了。

腊 梅:我不要听说,我要看见,我要亲眼看见你们局长来向我赔礼磕头道歉,赔偿我家的损失!恢复我家三宝的名誉。

黄局长:会的,会的,我们局长做事就是有点拖拉,人还是个好人哦。你先让我过去,我要同你们镇领导商量农副产品进城销售的事情,如何开辟绿色通道的办法,还有解决你丈夫张三宝的事情呢。

腊 梅:(惊异)你,你一个小小的驾驶员,怎么能商量这些事情?

黄局长:哦,这个,我,我主要是先把材料送过来,然后……(手机响了)不好意思,我接个电话(打开手机)喂,噢,是赵镇长啊?我已经到了,嗯,在路上有点事情……(手捂住电话,转脸问腊梅)这里是什么村?

腊 梅:桃花村。

黄局长:桃花村……对,是的,对对……嗯,应该是她吧,好好,(对腊梅)你们镇里的赵镇长要你接电话。

腊 梅:(双手狐疑地接过手机)喂,我是腊梅……我管他是啥人啊……是?真的啊?你说的全是真的……哎,好,好!(将手机还给黄局长,激动地)你就是城管局的黄局长啊?你是为我家三宝的事情下来的?

黄局长:是啊,这次不解决好你家的事情我不走。

腊 梅:(唱)总以为受冤屈不了了之,

因此我豁出去盼望转机。

设路障拦车子想告状出气,

原谅我太无知蛮横无理。

黄局长:请求原谅的应该是我啊!

(唱)以往工作有偏差,

执法形象也不佳。

伤了农民兄弟心,

情绪对立双方都不理解。

如今是社会安定药和谐,

管理提倡人性化。

绿色通道宽又广,

欢迎大姐你明年上城卖西瓜。

腊 梅:好啊,一定去,一定去的,啊呀,你要是早点说你就是黄局长,不就早过去了啦。

黄局长:看你刚才那违反,我敢吗?

腊 梅:(羞愧)乡下人横七竖八的,你就不要提了。

黄局长:不要紧,是你又给我上了一课,(自言自语地)说心里话,原以为我暴露了身份,担心你会不依不饶,没想到你这样爽朗豁达,不记前仇,还是我把农民兄弟的素质看低了啊。

腊 梅:不说这些啦,黄局长,你快去开车子,我来开锁!

黄局长:我能过去啦?

腊 梅:能,我的地盘我做主!

黄局长:慢!

腊 梅:啥?

黄局长:我还没有赔礼磕头道歉呢。

腊 梅:嗨,叫你不要提,你又提啦!

两 人:(开怀大笑)哈哈哈!

(幕后合唱)

机关作风一朝改

清风吹来锁自开,

百姓利益放在心,

干群和谐春常在。

(合唱声中,腊梅打开锁,黄局长拔掉钢钎,腊梅拉掉铁链,两人一起搬掉长凳子……大幕徐合)

 
主办单位:常州市钟楼区人民政府办公室 承办单位:常州市钟楼区电子政务中心